首页 > 科技研发 > 研发动态

我们也不是药神 药品研发的乐与怒

来源:斯雨医生       点击量:5      时间:2018-07-09

《我不是药神》火了!电影反映的是一个沉重的话题:患者无力负担救命药,正版药「瑞士格列宁」一瓶的售价高达近四万人民币,普通人家根本供应不起。而在印度有一款仿制药「印度格列宁」,本土售价只要两千人民币,药效基本无异,价格却只有1/20。


这部电影是有原型的,尽管影片开头特意强调了本片乃艺术创作,但其实所有人都清楚,程勇的原型,正是取材于当年热议的「陆勇案」,在这里我就不想多说了。


一种新药从研发到上市,十年是最基本的时间,研发者看不到自己的研发成果上市也是常有的事。这期间包含科研工作者的多少辛苦,多少付出自不必说,就单费用投入这一块就可以说是天价。一种新药 一艘航母这么形容一点都不过分。


一种新药上市,新闻报道,铺天盖地的宣传自不必说,把研发者捧上九天之上凌霄殿为玉皇大帝盖瓦,一旦新药有纰漏,媒体一通贬损甚至扣帽子,将研发者损到十八层地狱替阎王爷挖煤。

药品多少钱合适?人命无价我承认,劳动者索取合理的报酬也是天经地义。怎么一到了药这行就变了味儿了?都恨不得白给才好呢。


钱到底去哪了?一种药从出厂到消费者手里,需要经过多少道关,经销商、医药代表,医院、开药的医生哪一层不是层层加价,雁过拔毛。这些年为什么一些常见的便宜药没了,因为太便宜了没油水,医院,药店都不愿意进。药厂生产了只能放在库房存着。


“有病没有药是天灾,有药买不起是人祸。”这句话我承认完全正确。在印度仿制药之所以发达,印度人提出的口号是:是人命重要还是知识产权重要?这句话我也认同,生命是无价的。但是仿制药一旦成风,那么请问谁还会研制研发新药呢?举个简单的例子:我老岳父长期服用的缓解退行性骨关节炎的药物维固力,在台湾为首的仿制药集团打压下销量连年下降,现在市面上的维骨力等等一系列的仿制药大行其道。现在弄得我老岳父想买正品都不好买跑了好几家药店才买到。


“仿制药”,顾名思义,就是仿照“专利药”而制造出来的药。通俗讲就是我们常说的“山寨”。


和其他山寨产品相似,仿制药比起专利药最大的优势就是价格。仿制药的平均价格只有专利药价格的10%~15%。仿制药之所以便宜,就是因为它几乎完全没有研发成本,省了几亿美金和10年时间。因此仿制药虽然便宜但可以很赚钱。如果不给专利药市场垄断的机会,让药厂看到新药可能的暴利机会,药厂是不会有任何动力做科研开发新药的。最后导致的结果就是大家都卖仿制药,或者拿钱来投资房地产,制药本身不会有创新和进步。


退一步说,即便每月卖1万的抗癌药降到2千,恐怕仍然不能解决很多人用不起药的问题。所以最根本的问题不在于专利药是不是太贵,而是能否有更好的系统帮助低收入患者出这笔钱。

 
QQ在线咨询
咨询热线
029-88330535
029-88339112